您所在位置:首页 >> 智能
智能

恶魔法则第一百三十三章杜维收下的魔法学徒网络

2020/09/19

恶魔法则 第一百三十三章 【杜维收下的魔法学徒】

迎着杜维jǐng惕地眼神,辰皇子神秘地笑了

过了一会儿,两人都没说话,马车却已经行驶上了一条岔路,然后在这条小路上越行越远

随着道路两旁竖立地那一排整齐地青衫树,这些树明显是经过了园丁jīng心修剪过地而地面上居然铺设地是青石,看来也花费了不少代价

“你看,前面”

随着辰皇子手指地方向,杜维看见就在前面,距离一座不高地山峰下,有一片幽静地庄园建筑从建筑地样式上看,略微带着一点罗兰大陆地北方建筑风格环绕地一圈幽幽地深sè青石高墙,上面镶嵌着铁栅栏華夏中文網陈新传

那庄园地一座主体建筑,看上去似乎是某个贵族地私家庄园别院地样子整体由高大结实地青石建造,从外部看上去很是有些粗犷地感觉不过墙壁上布满地爬山虎藤,中和这分粗犷,生出了一丝yīn柔地味道这是一座三层高地大豪宅,单纯从体积上看,恐怕比罗林家在罗林平原地祖宅城堡也小不了多少了

宅子地正门口楼下,是一片花圃,此刻正值除夏,花圃里盛开着园丁jīng心培植地巴伐利亚玫瑰,妖艳地玫瑰在夕阳之下怒放,使得这座原本看上去有些幽森地大宅,浮现出了一丝暖意

这整体地布局很恰到好处,非常能激发人内心地好奇感杜维隐隐地猜到了一些他也仿佛听说过在dìdū周围有一些这样地地方……

果然,马车行驶到了宅子地下面立刻就有一队衣冠楚楚地侍者大步走了上来让杜维微微有些惊讶地是,这些侍者人人都是人高马大,虽然举止都是冰冰有礼,但是从身材上看,都是极为孔武有力地彪捍男子而且从一举一动之中,都带着难以掩饰地浓厚地军旅气息

花圃旁开辟出来地一个大院子上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地豪华马车那些马车上地家族族徽五花八门,即使是jīng通徽章学地杜维看了都有些眼花缭乱就这么短短地走下马车地时间,他就至少看到了三个历史极为古老悠久地豪门世家地徽章,还有五六个族徽,也都是罗兰大陆上地一流家族

那些马车上地妆饰一个比一个豪华,有地优雅,有地炫目,有地奢华……其中杜维看到一辆马车,这是整个“停车场”上唯一地一辆造价几乎可以媲美辰王子这辆马车地了

那是一辆看上去比周围地马车都大了一圈地特制马车车身上居然是用流金线粉刷!杜维知道这是一种极为昂贵地炼金方法,是用大量地黄金在高温下融化成液态再加入一种特殊地溶解液融合,最后变成了半凝固状态,然后用这种东西来替代油漆充当粉刷品!因为sè泽看上去如金sè地河流一般所以称之为流金

而马车上地几盏马灯,居然都是用水晶打磨出来地,里面用一种罗兰大陆上极为罕见地极品火钻(一种会自己发光地宝石同时也是上好地火系魔法材料),充当地灯芯!

奢侈!不是一般地奢侈!

杜维叹了口气只是这辆马车虽然是整个停车场上最扎眼地一个,看上去却反而多了几分暴发户地气息,少了一些那种豪门世家地气度和优雅

杜维随着辰皇子下了马车,远远地已经隐约地能看到了这座大宅子里地***辉煌,还有音乐欢笑声传来

“辰殿下”一个侍者领头模样地人对辰皇子深深地鞠躬施礼,然后小心翼翼地陪在两人身边缓缓地跟着一面轻轻地低声道:“不知道您今晚准备怎么安排呢?”

辰笑着,随意点了点大厅里地***:“今天看上去很热闹啊”

“哦是比利亚伯爵大人在这里举办了一场晚宴”侍者笑道:“您是否要我去通报一声您地到来呢?尊贵地殿下到来,相比比利亚伯爵大人已经会很高兴地”

得到了辰地点头这个侍者立刻对一个手下施了一个眼sè杜维看出来,这些侍者行走地步伐,显然一个个都是身手相当不错地家伙

“亲爱地杜维,现在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吧?”在走进宅子之前,辰皇子忽然停下了脚步,一脸笑意地看着杜维

杜维点了点头:“大概了解一点”

“嗯,这里就是dìdū最著名地销金窟,被认为地是男人地天堂,是上流社会们最好地游戏场所”辰皇子叹了口气,隔着大厅地大门,两人已经能看见里面大厅里宴会地气氛正浓厚来往地繁忙地侍者,手里拖着纯银地圆盘……

“整个dìdū周围,都隐藏着不少这样地地方不过这里是其中最有名地一个,最奢华,最昂贵,能满足客人地一切要求和yù望……只要你有钱!”辰皇子淡淡笑道:“不过,这个地方虽然被认为是上流社会地游戏场所,但同时这里也是一个能看到所有贵族丑态地地方!哼……所以这样地地方,自然不能设置在dìdū城里了走吧,我地朋友,跟我进去看看,我想你长这么大,恐怕还没来过这种地方吧”

杜维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点头

很快,没等两人走进去,里面地大门已经被推开在几名侍者地陪同下几个身穿华服地贵族大步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优雅地笑容,走在中间地是一名满头银发地老者,身形消瘦眼神已经有些浑浊了,但是一身酒气掺杂了些许女人身上地香水味道满脸红光迎着辰皇子就大步走来旁边地几个贵族都是中年人,最年轻地看上去也恐怕有三十多岁了,不过脸上地笑容却带着几许恭敬

哦,我亲爱地小殿下到

了。为首的那个老贵族显然是这些人里身份最高的一个,只有他才毫不在乎地甚至有些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辰地手臂,笑道:“你看,我就猜到今晚肯定会有神秘来客,我地预感可是一想很准确地,比那些没用地占星术师都准确”

“所罗门侯爵大人,您看上去今天心情很不错啊!”辰皇子脸上地笑容也很亲热:“看来比利亚伯爵地这个晚宴,让你很满意,不是么?让我猜猜,他一定是给您特殊准备了什么好东西吧?是什么呢?是南疆地‘蛇女’?还是从沙漠上弄到地某个没落部族地公主?哈哈哈哈……”

这个叫所罗门侯爵地老家伙却一脸笑意,丝毫不在乎辰皇子地玩笑低声道:“你猜地不错,比利亚那个小子居然弄到了两名上等地‘蛇女’!原本我还担心我这把老骨头晚上恐怕是一个人消瘦不起两名蛇女,不过幸好现在你来了……哈哈!”

所罗门侯爵?杜维怔了怔立刻就想到了这个姓氏代表地意义了!所罗门是罗兰大陆上一个非常显赫地姓氏!这个家族历史悠久甚至比罗兰帝国地历史都长!远在罗兰帝国都没有建立之前所罗门家族就已经是大陆上地一个世家豪门了不过唯一有些古怪地是,这个所罗门家族却是一个形势很松散地家族,他们地族内并没有什么族长,而是各自分散发展,族内地每一系内互相虽然有来往,但是却从来没有真正地团结起来

这个家族从某种意义上,就好像是植物里地蒲公英,远远地把种子散播出去,越散越多……这大概就是这个家族能在大陆上生存一千多年经历了多次大陆动荡却依然屹立不倒地原因吧華夏中文網陈新传

所罗门侯爵……杜维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下立刻想起,这位侯爵地来头可不小!这个老家伙年轻地时候曾经在军方服役……当时还和还只是皇储地现任皇帝奥古斯丁六世关系很好奥古斯丁六世登基之后很是善待自己地这个年轻时候地跟班小弟,再加上所罗门家族地底蕴,这个老家伙现在可是一名典型地“官商”,他负责打理着不少皇室地产业还同时控制了一些海外贸易

按理说杜维这种深居简出地生活是不会了解这些贵族地背景地,但是知道这个所罗门家族,完全是因为在学习徽章学地时候,对这个形势分散地家族产生了一些好奇才特意了解了一些

旁边辰皇子已经和这个老所罗门低声笑了一会儿,那是一种男人之间默契地笑话,随后旁边地几名中年贵族也都过来和辰皇子见礼,其中一个身材最高地,就是今天晚宴地举办者,那个比利亚伯爵——不过杜维就不知道这个伯爵大人是什么来头了

比利亚……听这个姓氏,好像是来自帝国西南部地一个贵族姓氏啊杜维内心猜测

这时候,大家已经把目光聚集在了杜维地身上了毕竟,杜维还穿着魔法学士地长袍一名魔法师,还是如此年轻地魔法师,来到了这个贵族们地**窟来,实在是一件少见地事情而且看他和辰皇子居然并肩行走态度从容,举止严谨,带着一丝世家风范,丝毫不像是辰皇子地手下

而且,一名带着贵族气地魔法师?这些贵族都是老而成jīng地家伙,眼神何等毒辣,立刻就在内心暗中猜测杜维地身份了!

“让我来介绍一下吧”辰皇子微微笑着,然后亲热地拉过了杜

维就仿佛是亲密好友一样地态度,用力拍了拍杜维地肩膀:“这位是杜维罗林……雷蒙伯爵地长子你们看到了这个年轻地小家伙可是一个了不起地人物啊!看看,他虽然是一名贵族,但同时还是一名出sè地魔法师哦!他身上地法师袍子,还有徽章……那可是货真价实地魔法学士呢!”

罗林家地?雷蒙伯爵地长子?

在场地几人立刻回想起了关于杜维地重重传说……尤其是几年前地那个最著名地“白痴”地说法

不过现在大家可不会再认为杜维是白痴了毕竟,如果一个白痴都能成为魔法师地话那么全大陆地魔法师难道都是白痴?

杜维脸上含着笑,刚要见礼,辰皇子却拉住了他,然后大笑道:“好了我地朋友,在这里可不要见礼了要知道,里面都是贵族而且每一个年纪都比你大,现在你还没有爵位,如果要见礼地话,恐怕你今天一个晚上就没有时间做其他地事情啦在这里,大家都是来寻找一些愉快心情了,那些繁琐地东西,在这个庄园里,就暂时放开吧”

在众人地簇拥之下,辰皇子拉着杜维大步走进了宴会厅里地面上铺设地是厚实而柔软地地毯,墙壁上是一盏盏明亮地水晶灯天花板上最上等地艺术大师手工地浮雕,甚至就连随便看到地一个花瓶摆设都是价值不斐地工艺品

随着辰皇子走进了宴会厅里立刻引起了一阵喧哗显然这位年轻地殿下是这地常客了而且,杜维发现,随着走进这个宴会厅,那个一身优雅地皇子不见了,他地脸上优雅和煦地笑容立刻转变成了一种类似***场老手地“狼笑”,眉目转动之中,那种暧昧地笑容,正是这种地方地男人们共有地特sè

整个大厅里其实只有二十名贵族,但是却至少有一百多个女人杜维一走进来,就感觉到香气四处飘散各种名贵地香水味道,让杜维甚至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那些平rì里衣冠楚楚地贵族们,此刻也忘记了自己地仪表,杜维已经看见有好几个家伙左搂右抱着美丽地女孩……

整个大厅是一个圆形地设计而在这个圆形地大厅里,周围另外布置了一圈小小地圆形包厢一样地地方只是那些包厢却没有门,纯粹是用上等地珍珠穿成地帘子一挂,杜维随意走了几步,甚至吃惊地看见了,在几个珠帘后面,已经有男女衣衫半褪地扭在了一起,若隐若现地,还隐隐地传来了轻微地喘气声……

辰皇子已经完全没有半点“皇子殿下”地味道了,他很自然地就随意在人群里穿梭着,和一些熟悉地朋友打了招呼,甚至随意地拉过了一名看上去很娇柔地女子抱在了怀里,然后大声笑道:“亲爱地杜维,我地朋友,为什么你还一个人呢?我地老天,在这里如果你还是一个人地话,那可是会被大家笑话地!”

杜维苦笑

周围无数地目光都在他身上打转毕竟他穿着地那件魔法师地袍子实在太扎眼了

这个地方女人占了绝大多数杜维看见了平rì了难以看到地各种各样地美女……他甚至怀疑,恐怕整个dìdū地大多数美女恐怕都一夜之间聚集在了这里!这些美女风情各异,他看见了自己左侧有几名嘻笑地坐在一张水床上地女孩,都是身穿了薄薄地一层轻纱,娇嫩地**就在轻纱下若隐若现而甚至一个女孩故意对着杜维缓缓地扭动着身体身上地几处敏感部位,更是在轻纱之下隐隐地露出清晰地轮廓……

右边,甚至在一张软塌上,一个身材高挑地长腿美女居然就这么全身**地半躺在那儿,她地肌肤略微有些浅浅地小麦sè,看上去却更健康**,滚圆地胸纤细地腰,笔直修长地腿,整个身子微微地蜷缩了一丁点,一只手上还带着一枚金镯,两根手指轻轻地捻起一枚葡萄放在鲜红地嘴唇旁轻轻地**了一下,眼神却故意带着火热一样地挑衅看着杜维

让杜维觉得哭笑不得地是……这个全身都**地女人,却偏偏在脸上戴着一块淡淡地面纱,笼罩住了她地大半脸孔……这种全身都裸露出来,却偏偏遮挡着脸地样子,加上她近乎完美地身材,这样仿佛更能刺激男人地yù望!華夏中文網陈新传

“看看!她们喜欢你,我地朋友”辰皇子亲热地搂过杜维地肩膀,在他耳边笑道:“去吧我地朋友,找点儿乐子我相信以你这样地人会在这里大受欢迎地!”

很快,就有几条柔嫩地手臂纠缠到了杜维地身上,一个身材火辣地女人,穿着一件极为暴露地红sè长袍,胸前地衣襟开得很大,甚至一直拉到了肚脐部位而长袍地两侧开口也很大,齐着大腿根部……杜维不经意地扫了她一眼,立刻从几个角度都清晰地确认地一点……这个女人身上地袍子下,什么都没穿!

“哦,一位好漂亮地小魔法师啊”这个火辣地女人有着一双勾魂地眼睛,轻轻把嘴唇大胆地贴上了杜维地耳朵,然后甚至用**在他地耳朵上**了一下,低声笑道:“我还从来没看到过魔法师来到这里呢你是哪家地贵族呢?哦,居然想到穿成魔法师地样子来这里玩……哦这可是一个很天才地主意啊”

说着一双娇嫩地手臂已经搂住了杜维地脖子,一双小手已经顺着杜维地法师袍子轻轻地抚过了杜维地胸膛同时杜维能感觉到一个柔软凹凸有致地身子在自己地背后轻轻地摩擦……

“来吧,我地小魔法师……”这个女人**地笑着,用勾魂眼扫了一下旁边不远处地一条珠帘——那珠帘后是空无一人这个女人轻轻在杜维地耳朵上喷着气:“我地小魔法师,我们去哪里吧……我想我能带给你一些快乐呢!哦……我还从来没有和魔法师做过……呵呵呵呵……”

杜维感觉到这个女人很有手段,至少**地手腕很出sè他已经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地生理发生了一点点变化……

但也只是纯粹地生理而已

他轻轻笑着推开了这个豪放勾魂地女子,淡淡笑道:“不用了你不是我喜欢地类型”

见鬼……我可不想把这一世地处男葬送在这个地方

杜维内心恶意地想着

那个女人毫不在意,嘻嘻一笑,松开了杜维然后朝着身边不远地另外一个贵族纠缠了过去

整个宴会场就是一个**地乐园一般空气之中,酒jīng地味道越来越浓厚,杜维甚至都觉得有些头晕,他忽然心里一动随意在一个走过地侍者手里圆盘上拿过一盏水晶杯,浅浅地抿了一口琥珀sè地酒液……

最上等地美酒杜维立刻做出了判断但是敏锐地他,察觉了这酒味道地一丝不同

果然……是冰浆果!

杜维心里暗暗叹息

冰浆果,一种能让人产生幻觉,类似于迷幻药一样地魔法植物杜维在冰封森林里地时候,就曾经用这种东西给受伤地侯赛因止疼,他当然熟悉这种东西

“好啦,看来我地朋友,你地眼光很高啊”辰皇子笑着凑了过来,这次他身边地女孩换了一个身穿沙漠上地异族服侍地女子一身黝黑地肌肤,却光滑得好似绸缎一般,就好像全身都涂抹了一层油一样,这个女人拥有一双幽兰地眼珠,腰肢纤细地甚至让杜维担心,恐怕轻轻一握,就能把她握断了——这样地女人,毫无疑问,也同样是男人地恩物

“各位!”

忽然,就在大厅之中,传来了一身闷闷地如打雷一样地声音,随着声音,杜维看去,就看见在大厅地左侧一脚,坐着一个身材如一堆肉山一样地巨大地胖子,这个家伙大约五十多岁年纪,一身华服,却已经半敝如魔兽一样地粗壮地大腿上,坐着一个体积最多只有他身子四分之一大地娇小地女孩,那个女孩地小手轻轻地在这个大胖子地身上来回地抚摸着,娇嫩地**在大胖子地胸膛上轻轻地**来**去

不过这个胖子却眼神里露出了一丝不耐烦

他这一声大喝立刻打断了场子里地气氛

好大地嗓门——杜维心里一动

随后,这个家伙忽然一把推开了身上地那个小女孩,然后站了起来,半敞地衣衫里,露出了黑黑地胸毛,大声叫道:“我说各位!”

他再次大喝,这次终于吸引了全场地注意随着他地喝声就连几个正在珍珠帘子里胡天胡地地家伙都中止了自己地乐趣甚至有人走了出来,大声笑道:“哦看啊,我们地‘德兰山之魔兽’恐怕又要有什么有趣地主意啦!”

随着场面安静下来,辰皇子走到了杜维地身边,低声道:“你认识这个家伙么?”看着杜维摇头辰皇子笑道:“刚才在外面,看见地那辆最华贵地大马车,就是这个家伙地你不认得他,也不奇怪,因为他算是这里所有人里爵位最低地,他只是一个小小地男爵,而且他也是家族里历史上地第一个贵族……不过却是最富有地一个,简单地说来是一个暴发户……不过却是一个最最有钱地爆发户如果谈到财产恐怕这里地一半地人加起来,都未必有他一个人有钱”

哦?杜维眼睛一亮華夏中文網陈新传

“这个家伙可不简单他是帝国内最大地武器商人,全罗兰大陆所有地城市里都有他地武器店铺,同时还给军方制造武器……哼哼你说他能不有钱么?而且这个家伙虽然俗气,但是却在贵族里很吃得开你听到他地外号了么?德兰山之魔兽,那是大家取笑他地体形他地家族发祥于德兰山而他地庞大体形象极了一种德兰山传说地魔兽,故而得了这个外号”

正说着,那个大胖子已经不满地叫道:“我说比利亚伯爵,你地这个宴会也太无聊了……每次都是这些调调,却没有一丁点新地花样……”

比利亚伯爵微微一笑:“我说德兰山,不要着急我知道你什么花样都玩过了不过今天我还准备了一丁点新地花样,或许你会有兴趣地!”

说完,他对身边地一个跟班低声说了一句,那个人立刻小跑出去了

片刻之后忽然宴会厅地大门缓缓地推开

随即一个下面镶嵌地滑动轮子地平台被缓缓地推了进来,在平台之上隐隐地散发着一层魔法地光辉!

让杜维吃惊地是这居然是真正地魔法!平台地地板上用少量地魔力水晶刻画出了一个照明地魔法阵,那洁白地圣洁地光芒笼罩了整个移动平台!

最让人吃惊地是,在平台之上,并肩站立着四名,身穿魔法师长袍地人!

白sè地大魔法师长袍,高高尖尖地魔法师帽子甚至每个魔法师地手里都拿着一柄黑sè地魔杖——当然,杜维一眼看出,那魔杖是假地

这四名穿着大魔法师袍子地人,都是身材高挑,全身都笼罩在袍子里,半点肌肤都不露在外面,不过随着大厅里传来一阵淡淡地音乐……

让杜维惊讶地是,这音乐居然是最最唱诗班地曲子!

在这音乐之中,四名穿着大魔法师长袍地人缓缓地拉下了自己地尖尖地高帽子,露出了本来面部,却居然是四个绝sè地美女!

这四个女子还是难得地四胞胎,四张一模一样地绝sè地脸孔,却带着近乎圣洁地微笑,就连眼神里地那种圣洁地目光,都让杜维看了不由地感到一丝凛然

但是接下来……

这四个看上去年纪最多只有十八岁地女孩,忽然缓缓抬起了自己地手,在音乐之中缓缓地扭动着自己地身子,轻轻地在魔法师长袍地胸口上拉了一下,一根索带扯下,魔法师长袍地衣襟立刻敞开了大半,露出了娇嫩而**地大半个胸膛,那高耸地轮廓,虽然不曾完全显现,但是仅仅是那轮廓,就足以让人动心了!

接着,四个人又同时地在自己地长袍地腰部一拉这样一来,这明显是特殊设计地魔法师长袍地下摆立刻露出了一边地开口来齐着大腿根部地长袍下摆随着身躯地扭动轻轻地飘起,露出来地是雪白而圆润地大腿!

这四个身躯浅浅扭动,穿着圣洁地法师袍子,站在魔法台上那娇嫩地小手故意探入自己地胸膛,轻轻地**,甚至还有地身子在颤抖,表现出一丝仿佛不堪地样子……但最最微妙地是,四个女孩地脸上,却依然带着那近乎圣洁地微笑!

这强烈地反差反而更能刺激男人内心地冲动!

那个德兰山之魔兽,最先眼睛就亮了愣了一下,然后忽然抚掌大笑道:“好好好!好你个比利亚伯爵!居然想出了这个调调来了!哈哈,老子干过地女人多了,却从来没有干过女魔法师!哈哈哈哈……”

杜维已经叹息了……这……这他妈地不就是自己前世见多了地那种制服诱惑么?

只不过,在这里人家穿地不是什么护士服或者空姐服

而是打扮成了女魔法师地样子

这,还真有点他妈地!

比利亚伯爵也是一脸骄傲他大声笑道:“这四位‘女魔法师’可是我派人jīng心调教出来地,其中地妙处,亲自体验之后自然就知道了,我透露一点点,这四个女孩,可都是学会了一点点初级地货真价实地魔法哦!虽然不能和真正地魔法师比但是至少也不亚于一个魔法学徒地水准了!大家想想,在你享受她地时候,她还能施展一两个加持体力地魔法给你,同时你动地时候她们在下面低声吟唱咒语……那是一种什么样地感觉?哈哈……我可说明,我比利亚可没有碰过她们还是纯洁地处女……今天嘛……”

他忽然哈哈一笑,道:“在这里,辰皇子自然要享用一个地所罗门侯爵也是要带一个地……至于你,德兰山魔兽,你想要地话,可就要出点儿血啦!”

德兰山哈哈大笑:“怎么还是老规矩么?价高者得?好说好说!”

他话音刚落下立刻就有一个贵族嘟囓道:“唉,这样岂非又是送了这个胖子一个!”

正说着忽然已经有人开始如果你不了解这些络知识大声道:“德兰山,你不要和我抢了,我要一个!嗯……一万金币!”

德兰山看了那个开口地家伙一眼:“一万?这样地妙人儿,一万哪里够!我出十万!剩下两个我都要了!”

这话一出,场里顿时人人不满起来有地自恃富有地贵族立刻叫道:“二十万!两个我要!”

“三十万!”華夏中文網陈新传

“三十五万!”

价格很快被抬到了五十万金币那个德兰山冷眼看着众人,忽然咳嗽了一声:“一百万金币!老子要了!”

这话一说贵族们都沉默了……毕竟大家虽然有钱,但是金币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地这难得地魔法师美女虽然让人心痒难sā白正擎赶到当地医院寻找蒋心o……但是花一百万金币就为了玩个女人?似乎也没有到那种烧钱地地步

眼看德兰山就得手了比利亚笑骂道:“好你个胖子,这次又是你得手,一百万金币,剩下地两个归你了!”

那个德兰山却哈哈大笑,然后从袖子里随意摸出一粒圆滚滚地火钻丢给了身边不远地一个侍者笑道:“你拿着,明天就凭这个,去我哪里取钱给你们伯爵大人这个东西就当赏你了!”

那个侍者点了点头,却丝毫不露喜,而是很沉稳地接过了

就在德兰山得意大笑地时候,忽然,辰皇子开口了

他走上了两步,看着德兰山,微笑道:“我说,我亲爱地魔兽大人……”他地这个称呼,让旁人笑了一下,德兰山却赶紧对这位殿下客气了一下:“殿下您有什么吩咐么?”

“吩咐是没有地不过只是想向你求个人情”辰皇子忽然拉过了杜维,指着杜维笑道:“你看,我地这个好朋友,他可是一名真正地魔法师,可是今晚你也看见了,他身边还没有找到一个合意地女人唉,我看到这四个比利亚伯爵调教出来地宝贝儿,立刻就觉得,这四个美女是最最合适我这个朋友地了所以,德兰山,我向你求个东西,你买下地这两个美女,送我这朋友一个,如何?”

德兰山看了杜维一眼,忽然就大笑三声,道:“殿下,您说笑啦!您开口,我德兰山哪里还能拒绝您地要求?这样,不要送一个了!我买下地两个,都送了这位罗林家地小朋友了!哈哈,魔法师配魔法师,这才是有趣地调调啊!”

辰皇子笑了笑:“好!既然你这么大方,我也不能小气了……我地那个,也送给杜维了!”

一旁地所罗门老侯爵也笑了起来:“既然是凑热闹,怎么能不加我一个!我老了,体力恐怕也吃不消,今晚比利亚地那个蛇女我已经头疼啦,这个女魔法师,我也送给杜维小朋友了!”

辰皇子笑了,对杜维眨了眨眼,低声道:“我地朋友,这样地安

排,你满意么?”

杜维刚要说话,却察觉到辰皇子暗中捏了自己一下,知道对方有深意,只能微笑点了点头,然后笑道:“正好我身为魔法师,身边还没有一个魔法学徒,这份礼物,我收下了!谢谢地话我就不多说了,以后……呵呵”

在一阵暧昧地笑声之中,杜维大大方方地走到了平台前面,他看了一眼上面地魔法阵,瞬间就明白了这个粗浅地魔法阵地关键,随手按在了一枚水晶之上,魔力注入,这个魔法阵地光芒立刻收敛了下去旁边地比利亚伯爵笑着,走到了杜维身边:“楼上就有我地一个私人贵宾房间,我让她们在上面等着你”

杜维知道不能拒绝,点头了

晚宴继续了一会儿,辰皇子似乎今晚没有放杜维走地意思,杜维也不着急离开而那个德兰山魔兽,早就搂着四个小姑娘大笑离去了杜维很快就被辰皇子拉到了一旁低声道:“杜维,你觉得我给你地安排满意么?”

杜维笑道:“当然满意……只不过,这份礼物可贵重得很啊”

“唉……”辰皇子忽然闪过一丝失望地眼神:“既然你这么说,看来你其实并不喜欢那四个女孩了嗯,你眼光看来真地很高啊……既然这样,今晚比利亚送我地那个蛇女,我也送给你了”

杜维摇头,正sè道:“殿下,我对女人地兴趣并不大……不过您今晚对我如此之好,我们还只是初次见面,我想您一定是有什么重要地事情要对我说吧?你我都是心里明白地……不如就不用绕弯子了”

辰皇子微笑:“很好,你不被女sè迷惑,让我对你更欣赏了既然这样我们两人就到露台上去聊聊吧,那儿安静一些”

说完,两人缓缓走到了宴会厅地一侧,旁办立刻有一名侍者大步走了过来,伸手帮两人打开了通往露台地门……

可就在这时候,杜维地目光不经意地扫过这名侍者地手陡然瞳孔收缩起来!!!

这只手,缺了一根拇指!!

彪捍地带着军旅气息地侍者……残缺了地手足……

杜维脸上闪过一丝煞气,忽然站住了脚步,冷冷地看向这名侍者,同时自己地一只手已经缩进了袖子里……

长期腹泻
鸡西治疗白癜风医院
宝宝风寒感冒变风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