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通讯
通讯

灵气由我造第11章医毒不分家网络

2020/09/19

灵气由我造 第11章 医毒不分家

所谓大礼,就是铜针。

黄真不打算回收铜针,而是悉数捅进小叔的曲骨穴。

在经络图的探测下,曲骨穴深不见底,别说残余的铜针只剩下二十多米,便是两百米也不会造成伤害。

唯一可虑的是,铜针饱含黄真的精神力,很难被黄建武炼化。

所以在送出铜针之前,必须消除精神力的影响,才能化成无属性的本初清气。

好在铜针的精神力源自黄真,回收的难度也不算太大。

不多时,黄真完成任务,退出天眼视野,随口就问:“小叔,感觉怎么样?”

负责主刀的医生一出声,就意味着治疗暂停或结束。

黄建武如奉纶音,一下子掀掉脸上的毛巾,激动回答:“我感到体内的火正在燃烧!”

黄真侧头一瞧,见到浴巾下撑起高高的帐篷,笑道:“火已经烧到体外了!”

“哈哈……”黄建武开怀大笑,只觉得神清气爽,“你先出去一下,让我穿上衣服再聊。”

“好。”黄真依言退出房间。

片刻后,黄建武穿戴整齐,喊道:“进大连放流斑海豹将与野生种群会合 两只下落不明来!”

却始终不见侄儿进来,黄建武纳闷不解,推门而出,见到黄真躺在地板上睡着了!

二话不说,抱起侄儿,把黄真放在床铺上。

黄建武既不离开,也不出声,只是静静地守着侄儿安睡。

两个小时后,黄真悠悠醒转,下意识叫苦:“唔,好累!”

何止是累,简直不要命!

修炼一事,本来应该按部就班,循序渐进,偏偏黄真胆大包天,恣意妄为。

居然贪功冒进,以低微的境界和实力,耗费大量精神,差点造成走火入魔的恶果。

如果按照正常的进程,应该像张良那样,聚合更多的五行之水,用来滋养经脉。

或者依照经络图的传承,先开窍,再养脉,然后再学习炼器术。

这样的过程中,精神自然得到清气的反哺,几乎没有隐患。

回想刚才的治疗过程,黄真心中悸动,后怕不已。

不过,当他想起小叔体内那些无属性的清气时,又觉得自己的付出极具价值,不禁在嘴角绽开一缕得意的微笑。

“阿真,如果挺不住,就多睡一会儿!”

“不要紧,我没事。”黄真翻身起床,盯视小叔,“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我现在只想知道是谁踢了你一脚!”

黄建武的脸色顿时晴转阴,咬牙切齿地回答:“李德强!汉王大酒店的老板!”

“哦?李德强?和李德刚只差一个字,他们是否有关系?”

“他们正是亲兄弟!我调查过李德强,知道他的父亲叫作李定邦,是城关缉捕所的一把手;他的母亲叫作刘继芬,是监察所的干事员。除此之外,李家还有亲戚在审判所工作。所以我不敢轻易挑衅,而是隐忍不发,暗中等待机会!”

黄真双眼一眯,不损反赞:“牛!缉捕监察审判一条龙!呵呵……”

“阿真,我知道你练成了气功,也知道你想替我报仇,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现在不是报仇雪恨的时候,反而是委曲求全的时候!”

“委曲求全?这不可能!”

黄建武轻轻摇头,以郑重的语气,劝道:“在你刚才睡觉的时间里,我想了很多问题,也考虑了很多对策。到最后,还是觉得你现在处于最危险的时刻,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黄真听得莫名其妙,大声反驳:“你这是危言耸听,不知所云!”

“阿真,我被人踢了一脚,落下严重病根,就连妻子也提出离婚,居然还要忍耐,你觉得我是缩头乌龟,对吧?”

“对!”

“以你的性子,肯定要帮我报仇,对不对?”

“对!”

“报仇就必须出手,对不对?”

“对!”

“以你的身手,本来不足以报仇,偏偏你又练成了气功,到时候肯定要使出来。嗯,没错,你赢了一场打斗,对方也知道了气功底细,肯定要把你抓起来研究。请问我的好侄儿,气功扛得住手枪和子弹吗?扛得住几百人的围追堵截吗?”

黄真哑口无言,这才知道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黄建武微微一笑,继续阐述:“气功是颠覆性的存在,一旦传扬开来,整个世界都将崩溃重建,无论如何也要慎重对待,特别是在自身还不够强大的时候,否则必死无疑!”

“这么说,只能闷声修炼,以求壮大自己,而不能快意恩仇,但求念头通达吗?”黄真心中不甘,讷讷求解。

黄建武竖起右掌,言传身教:“一个人的力量毕竟很有限,不可能与全世界对抗。”

“所以你要拉拢一批亲密的战友,把气功教给他们,就像你教我那样。喏,右掌!”

“然后再把他们培养成核心班子,而你则是躲在背后,闷声发大财,暗自修炼成材。”

“等到班子成员足够多也足够强的时候,风险就不存在了,反而会成为时尚。”

“到那时,成员万众一心,外人趋之若鹜,汇成一股强大的气功洪流,谁也挡不住。”

“作为时代的先驱,你拥有强大的实力和势力,还需要担心快意恩仇和念头通达的问题吗?”

“总之,以阶层对抗阶层,才能打碎顽固的旧秩序,才是黄家崛起的唯一出路!”

“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情真意切,言之有理。

逻辑清晰,思路正确。

黄家崛起,野心勃勃。

重建秩序,振聋发聩。

说实话,以黄真的阅历,根本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想法。

他知道保密的重要性,所以把经络图视为难言之隐,即便最信任的血亲,也是托辞气功作为表象。

至于泄密之后的巨大危险,思路顶多停留在“被切片”的层次,并没有更具体的考虑和谋划。

特别是“以阶层对抗阶层”的近期布局和远期目标,更是一点概念也没有。

好在黄建武深谋远虑,及时弥补了黄真的思维漏洞。

而且,这不是简单的弥补,而是思想境界得以突破的大收获,像是打开一扇门,思路通往门外的世界。

只在一瞬间,黄真就觉得自己的思考方式变得不同,好像那时国美、苏宁还没成气候念头一动,就把思路分出无数的脉络和枝杈,并且沿着脉络和枝杈持续推演,从而产生无数的可能性。

他很清楚,这是141的智商,在小叔的启发下,开始发力的表现。

对此,黄真欣喜若狂,由衷竖起大拇指,赞道:“小叔说得很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很好!既然你听得进去,那我就放心了!”黄建武瞥向屏幕,发现时间已是下午三点钟,“我先回医院去了,小玥还在等我离婚呢!嘿嘿……”

黄真看着离去的小叔,笑道:“身体刚刚康复,不可操劳过度!”

“小屁孩懂什么?我早就飢渴难耐,哪里还管那么多……”

黄建武辞别父兄和长嫂,乐颠乐颠地离开留侯镇。

他相信,自己的未来即将发生巨大变化,因为右掌之中就有气功的雏胚。

他压根就不知道,曲骨穴才是一切变化的核心。

……

东厢房。

黄真眯着眼,默默观察冥冥中的经络图,心中浮想联翩。

就在刚才那一刻,他把所有的羊肉精华炼化完毕,在经脉中合成了几十滴【五行之水】,而且还在漫长而曲折的甬道里点亮了全新的几十万盏霓虹灯,虽然整体上还很稀疏,但也算大有收获。

果然还是爷爷亲自养的羊,最好吃,最有营养。

只要继续吃下去,总有一天会把经脉全部点亮。

一条长达十几万公里的经脉,全部亮起来……

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唯一遗憾的是,羊肉与其它食物一样,也含有毒素。

这不,经络图的周边就有一圈若有若无的暗淡光晕。

光晕中的每一粒微尘都是一种要命的元素。

铅元素,汞元素,铬元素,砷元素,镉元素,氰元素……

在所多有,不一而足。

虽然数量极其微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也架不住长年累月的积淀。

积淀的毒素越多,造成的危害越大,等到发作时,便是病床缠身,度日如年。

黄真突发奇想,暗中寻思:这些毒素并非彻底消失,最终还是沉淀在血液、肌肉和骨骼中,如果不加以处理,总有一天会造成危害,不如现在就把它们拉进经脉中……

等等!

氰元素是剧毒,只要50毫克就会致死!

也不对!

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老年人因为氰元素中毒而死亡?

他们活了七八十年甚至上百年,每天三餐都在吸收氰元素,难道还没有50毫克?

打死也不信!

这么说,人体可以自动消化氰元素?

管它呢!

心动不如行动,只要控制好数量,炼化一丢丢,做个试验而矣,想死也不可能!

黄真胆大包天,悍不畏死,居然真的开始炼化毒素,而且特地选中氰元素!

诡异的是,微量的氰元素果然无害,起码在经脉中没有危害。

准确地说,不是氰元素,而是氰化物。

比如,凑巧合成的疑似氰化氢和氰化钾的清气物质,并没有对经脉造成伤害。

就在黄真狐疑不定时,经络图送来传承。

——自古医毒不分家。

——神农氏初级制毒术。

——神农氏初级化毒术。

顾名思义,制毒术就是制作毒素的法门,化毒术就是化解毒素的法门。

这两种传承乃是正宗的神农氏传承,而不是类似于神农种植术“尊古薄今”的西贝货。

若非如此,神农氏也不可能一日之内中七毒又“神而化之”。

意外获得传承,黄真高兴的差点跳起来,经过好长时间才把情绪平复下来。

既然毒素无害,当然不能浪费。

不消片刻,羊肉中的毒素全部化成清气,在甬道里挂起许多暗色调的霓虹灯,与暖色调相映成趣。

等到处理完毕,黄真闭眼假寐,认真回想小叔的一言一语,结合张小铁的三个方案,很快就在脑海里拟出一个计划。

他没有全盘接受也没有全盘否定小叔的说法,他决定立刻展开自己定下的方案。

这需要提前结束假期,赶回驻坝县中学。

在那里,才能实施计划的第一步:单独面见女神,全力谋取好感。

但在见面之前,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验证神农种植术的效果。

以炼气士的手段,培植庭院中的野生银杏树。

鹤壁专治白癜风医院
阳泉好的白癜风医院
四平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