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通讯
通讯

波妈把手里的茶杯摔在了波的屁股后面网络

2020/09/19

波妈把手里的茶杯摔在了波的屁股后面,波盯着电脑的眼睛眨都没眨一下。波妈又气冲冲地绰起铁锹去拉电闸,电闸太高,波妈又搬来椅子,双手握紧椅背,双膝跪在椅子上慢慢地站起来拉了电闸。

波盯着黑了脸的显示器,愤愤地燃了支红塔山,深吸一口:哼,以前都让抽芙蓉王,突然间改成红塔山了,这烟又辣又苦,太难抽了!波扔了手上的大半支烟,吐一股儿烟气说:“我这头发刚理了没几天呢!又让理,烦死了!”

波妈上前一步,拉起椅子上的波说:“四五个月了,还说没几天!都要长过我的头发了!”波妈边说边把波推到街门前,又返回来推出电动车放在波手边,拧开钥匙说:“快去!”

波跨上电动车‘嗖’一声蹿了。波来到以前理发的店前,见店面上拉着蓝色的卷闸门,调头就往回蹿。波到了家,直奔电脑前,开机,连接宽带,哼哼,我马上就要修成仙了!

“嗳呀,你怎么又跑回来了?”波妈说时又往外面拉波。“人家今天没开门!”“街上少说也有七八家理发的!”“我不熟,不好意思去!”“哎呀,你理个发还管熟不熟啊?”波妈说时又把电动车放在波手边,拧开钥匙说:“快去!”

“给我拿件衣服,怪冷的。”波双手抱臂说。“可不是么,立秋十多天了。”波妈拿来衣服,帮波穿上,拉上拉链,理好,说:“去吧!去吧!”

波蹿上街,边走边看,第一家理发的是个女的。女的不好,指尖蹭在脸上冰凉冰凉的,身上又有这香那水,绕着你转来转去,这一个发理下来弄得你浑身不好受,几天都睡不好觉。第二家是个秃顶老头,波又继续往前走。第三家是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小伙子的岁数和波差不多,波停下来走了进去。

“先洗洗。”小伙子说着跑到水盆前边放水边试水温,波坐在水盆边的椅子上埋了头。洗过头,波坐在生铁铸成的理发椅上打量着理发店。理发店里的东西都旧的泛了黄,但都被打理得一尘不染。理发的小伙子轻轻地正正波的头,手上的剪刀‘嚓嚓’的游走着。波盯着镜子里小伙子的笑脸,想找句话说,搜肠刮肚了半天还是没刮出半个字。波觉得窘,就装困,眼睛一闪一闪,脑袋一点一点的。

这时,理发店里又来了客人。小伙子对着客人抿嘴一笑,亲切地说:“您坐,稍等一下!”波从镜子里看看来人,心头轻松了下来。小伙子拿起电吹风呼呼地吹波的头发。波以为头发理完了,但自己的耳朵还在头发下面,心里不爽,想让小伙子再给修修,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转念又想:哼,下次贴钱我也不上你这儿来了。

小伙子吹出波的发型,又拿着电推子修剪波的耳上、脑后和奓起的一丝半根。小伙子修得太仔细,波看得打起了盹。也不知过了多久,小伙子拍拍波的肩膀说:“好了!”波打了一个机灵,看看自己的发型,不由叹道:“我都看不出有理过的痕迹,你的手艺真没说的!”小伙子边给客人洗头边笑说:“下次再来就好!”

波边说好边摸索着口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摸了几遍不由愤愤地说:“我妈也真是,赶我来理发又不往我口袋里装钱!哎,也没装!”“那里有!”小伙子指着窗台上的笑说。波看看,说:“我妈的号是我妈存在我上的,好像是1 ,1 ,1 几来着?”波盯着小伙子问。

这时,店门外传来了波妈的声音:“哎呀,我真是老糊涂了!我今天先是忘了给你拿衣服,后是忘了给你的口袋里装钱!哎呀!”波妈手捂着额头边自责边掏钱。

共 1 0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叙述了一件小事,一个连自己的基本生活都不能打理的孩子——波去理发的故事,衣服、、理发的钱,是波妈一步一步跟在屁股后面完成了这次理发。全文至始至终贯穿一种在母亲娇惯溺爱下孩子懒散重新制订了出差标准的习气,谁之过?让人深思。【:琴声】

需求的积压也就越多。待博弈结束之时1楼文友:201 - 21:20:5 文章叙述了一件小事,一个连自己的基本生活都不能打理的孩子 波去理发的故事,衣服、、理发的钱,是波妈一步一步跟在屁股后面完成了这次理发。全文至始至终贯穿一种在母亲喜爱下孩子懒散的习气,谁之过?让人深思。【:琴声】 精神领域的宽广远比物质力量的强大更令人叹服

心悸心慌
快速解决宝宝积食方法有哪些
新乡白癜风治疗医院